炩離

擺渡人

上一回指路


Chapter10

 

自從金珉奎和我說了那個祕密之後,總覺得我們兩個的感情又更好了。

果然朋友間守著一個共同的秘密,是讓感情迅速升溫的好方法。

只是也不知為何,從那時候開始,心裡就像有一塊大石頭壓著,悶得發慌。

但我總是掩飾得很好,在金珉奎面前。

 

「圓圓,她今天跟我說話了耶。」金珉奎很興奮的搖著我的手臂,但隨即又沉重了起來:「可是…我又覺得,她最好都不要再跟我說話比較好。」

「每次我花那麼長時間平復下來的心,她只要隨便一句話,心裡就不由自主地又掀起滔天巨浪,可惡,就像個白癡一樣,整個世界都被她牽動。」我看著金珉奎平時不肯開口的金嘴,此時喋喋不休的抱怨著「可是,我還是愛她,唉。」

 

這聲嘆氣,也不知道是想表達甚麼。是覺得很累,還是覺得自己很蠢?

 

「其實我不是很懂…」我啜了一口葡萄汁:「你和她明明都認識了十年,為甚麼光是講話就讓你這麼興奮?」

「因為不敢啊。」金珉奎一臉理所當然。

 

原來你也有不敢做的事啊,大學霸。

果然在愛情面前,人人都要變成傻子呢。

 

「你這個人也是蠻奇怪的,」我從書包拿出化學講義,翻到習題部分開始唰唰唰的寫上答案:「大部分的人,喜歡就會去追,不然就是想盡辦法跟人家講話,你就甘願這樣,遠遠的看著。」

我對他挑眉:「怎樣?以為在拍偶像劇喔?」

他不爽的捶了我一下:「這是你這種母胎單身的人無法體會的啦,等你有喜歡的人就知道了。」

 

這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態。

這種只要你好,我怎樣都沒關係的想法。

這種你明明只是無心的一句寒暄,都能讓我開心好幾天的感受。

 

我後來,都知道。

非常,非常,深刻的,體會到。

 

Chapter11


又一次段考結束,文俊輝重新回到前三。

而我卻因為要分心聽金珉奎訴苦,以及幫他留意楊舒言的近況,所以又掉出了前十。

唉,真煩,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替金珉奎做這麼多,而那罪魁禍首還是像沒發生事一樣,扯著我就說楊舒言的事。

 

「舒言她真的很可愛啊,每天能看著她我就心滿意足了。」金珉奎似乎沒有發現我興致並不高:「可是她昨天哭了,你能去幫我打聽一下原因嗎?」

「嗯。」要是平時,我一定和他唱反調,但我現在根本沒那個心情。

不過話又說回來,即使和金珉奎一句來一句去的,我最後還是會想辦法幫他打聽到他想知道的事。我也不知道我為何要做到這種地步,是想討好他嗎?但是他明明就是我的朋友啊,不需要討好才對吧。所以,我只是單純的希望他開心而已?應該是這樣的,我這麼告訴自己。

 

 

溫Sir發現上次讓進步的同學選位置,有一個很大的缺點。

大家超・級・愛・講・話,所以秩序比賽被扣分扣到末三。

他為此生了很久的悶氣,讓大家罰站好幾節課。

最後他決定,由他來親自安排座位。

自然的,愛講話的權順榮被調到他前面,金珉奎和我也被拆散了。

 

這次的同桌,看起來十分的斯文,帶著一副方形大眼鏡,看起來就像只會讀書的書呆子。

這一切當然只是假象。他其實只是另一個悶騷的化身,當你和他熟起來的話,一定也是吵得你必須掛上耳塞。更別提他那些剃腳毛,剪腳指甲,各種稀奇古怪的要求了。

他叫做張晨旭。

而我會特別注意他是因為------

在我長時間的觀察下來,他和楊舒言之間,肯定有些什麼,只是他們還不願意說出來罷了。

拿不出證據的事我也不想亂說,只能靜觀其變。

並且希望不要是我想的那樣。

 

Chapter12

 

天可能要下紅雨了。

當初跟我說真的很喜歡許雅莉的文俊輝,把人給甩了。

說實在的,文俊輝還是蠻難過的,我看的出來,雖然他還是一副吊兒啷噹的樣子,好像自己並沒有失戀。

雖然你還是受傷了,但是好險,你回來了。

放學的路上,我們就這樣靜靜地不說話,一直到了他家門口。

他矯情的伸出手說:「兄弟,謝了。」

我以為他是要和我擊拳,於是也伸出拳頭,他卻突然把我扯進他懷裡。

「借抱一下。」他的聲音染上了點哭腔。

「白癡。」知道跟他說甚麼「早就跟你說過了」這種話一點用都沒有。

手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背。我現在能做的,也不過是陪伴而已。

 

 

換位置之後,金珉奎就很少跟我有什麼交談了。因為他懶得走來,對話多半都是由我發起的。

不過,只要是有關楊舒言的事,他倒是找我找的很勤。

其實有時候這讓我覺得很不是滋味,感覺我就像一個工具,他需要的時候再出現就好。

 

不是有一句話這麼說的嗎。

只是偶爾被需要,並不是很重要。

我的感覺就是這樣。

但更可怕的是,我從來都沒有向他反應過這樣會令我不快。

因為他曾經說過:「我討厭麻煩的人。」

如果跟他說的話,他就會嫌我麻煩,而不想被他討厭的我,就只好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緒。

 

在這段期間,我反倒和張晨旭好上了。

他這個人有一點讓我很欣賞,就是非常努力。

他可能沒有特別優秀的科目,卻也沒有特別弱的科目。

在段考前兩個禮拜,不用溫Sir喊,他就會自己來班上複習不熟的科目。

受他激勵,我假日也常往學校或圖書館跑。

長時間相處下來,我們倆自然無話不談。

有時候一個眼神,我就知道他在動甚麼歪腦筋。

甚至有一次楊舒言還跑過來和我說:「真不知道圓圓你是怎麼和張晨旭變那麼好的,他明明就很奇怪不是嘛。」

「啊,就那樣吧,剛好很合拍?」我一頭霧水的回應她。

楊舒言的這番話莫不是推翻了我的臆測?可是不合理啊,依她和張晨旭的互動看來,這兩人肯定有貓膩。

 

「欸,圓圓!」權順榮不知道甚麼時候跑到我身旁,還湊到我耳邊小聲地說:「你去看一下珉奎啦,他心情好像不太好。」

其實我也有發現,但十之八九又跟楊舒言有關,只要他不說,我也不是很想知道。

「那你不會去問喔,找我幹嘛?」我對他翻了一個白眼。

「拜託,我還不想英年早逝好嗎?」他又使勁把我從位置上拉起來:「全班誰不知道他最聽你的話了,快去關心一下啦。」

自從和張晨旭變熟之後,我也沒怎麼和金珉奎說話了啊。

幹嘛你們不想被凍死就派我來啊,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蹲在金珉奎身旁,伸手摸了摸他的頭:「幹嘛不開心?」

他本來臉色十分不善,但發現來人是我之後,表情就稍微和緩了一點。

「晚上和我一起走,我再和你說。」他又悻悻然地閉上眼。還不忘把我在他頭上肆虐的手拿開。

到底是什麼事啊?有必要搞得這麼神秘嗎?

我嘆了口氣,起身去找文俊輝,正要告訴他,放學不和他一起走了,就聽到門外一陣騷動。

從窗戶看出去。

 

我去你的,文俊輝,你一天不撩妹是會死啊!



TBC




啊好久沒更新了呢,希望大家不要忘記我~

其實故事的大綱都已經想好了,只是一直覺得自己的文字太過單調,一直刪刪減減的。

所以拜託大家有什麼想法或意見都在下面提出來吧~

讓我有可以改進的機會~~

然後這篇大概就是珉佑了不會有副CP,先跟大家說一聲~

(不過也可能我腦抽再加一對?

希望大家多給一點評論喔~~拜託拜託~~

擺渡人

Chapter7

 

趁溫Sir中午外出,我終於逮到機會把文俊輝叫出來談談。

自從上次他說要陪許雅莉回家之後,到現在放學我都是一個人走的,也不知道那女的到底給他下了甚麼迷湯,怎麼就被迷得神魂顛倒呢?

 

「俊輝…我真的是很不建議你跟她在一起。」我語重心長地看著眼前這個乖順到不行的男生,活脫脫像做錯事而挨罵的樣子。

「我知道…你說的我都知道,你不就是怕我受傷害嗎?」文俊輝耐心地說:「可是圓佑啊,你對我也太沒信心了吧?你覺得像我這樣的人會被甩嗎?」語畢還甩了甩額前的瀏海,狂妄的樣子讓人著實的不爽。

 

知道他是想讓我放心才故意用這種欠揍語氣的。


「啊真是…」我撇了撇嘴:「好啦,分手之後,兄弟的肩膀隨時借你啊。」我用右手拍了拍左肩:「很厚實的。」

「說什麼啊,她都還沒答應呢。」文俊輝俊俏的臉上還微微泛起紅暈。

 

就是在拍拖唄。

你怎麼就看不出來這女生的城府呢。

算了,你應該是希望得到我的祝福的吧。

畢竟要經營一段不被看好的戀情是很辛苦的事,身為好友的我也不想造成你的負擔。

痛了就回來吧,讓我狠狠嘲笑你的荒唐決定。

 

午休鐘聲響起,我和文俊輝從後門進入教室就位。

正打算趴下去呼呼大睡的時候,突然有人扯了扯我的衣角:「圓圓…」

原來是李宇信。一臉快哭的樣子。

「怎麼了?」第一次看到李宇信這個樣子,我不禁有點緊張。

「我剛剛跟許雅莉告白,可是她拒絕了…」他脫下眼鏡,揉揉眼睛,感覺豆大的淚珠隨時都要掉出來。

「不要哭啦,理由呢,她有說嗎?」雖然比起跟這女生有關的問題,我更想睡覺就是了,但總覺得很對不起李宇信,於是隨口安慰了一下。

「她說她爸不准她交男朋友。」好像是真的哭了,講話都帶了點哭腔。

 

喔真的這麼有原則就好了,有本事不要答應文俊輝啊。

 

「李宇信,可以睡覺了嗎?」金珉奎從臂彎爬起,一臉不悅:「圓圓你不要管他,你今天精神狀況不太好,快點睡。」

「啊…好。」我呆呆地回應。李宇信也難得沒跟金珉奎回嘴,逕自趴在桌上無聲的哭泣。

 

天啊啊啊啊啊,我今天上課打瞌睡被金珉奎發現了。

太丟臉了吧,好蠢啊我。

可是他剛剛是在關心我欸。

被公認的高冷男神注意,心情就是好。

 

只一個櫃子之隔,有人喜,有人憂。

 

Chapter8

 

段考成績單又發下來了,第一名果然還是金珉奎。

只是文俊輝這臭小子竟然一下掉出前十,我揪著他的耳朵碎碎念了好一陣子,他才發誓下次一定重回前三寶座。

 

談戀愛就可以不讀書了嗎?

啊,就說那個妖孽禍眾吧,靠著文俊輝進步了十來名,結果讓恩人成績下滑這麼多,真是夠好意思的了。

 

溫Sir這次讓進步十名以上的同學選擇自己的同桌當作獎勵。

因為那個妖孽,原諒我不想說她的名字,選擇了文俊輝。

唉,看這小傻子樂得跟甚麼一樣。

所以這次進步了二十名的權順榮就只能選擇我了。

 

其實他本來是要跟金珉奎坐的,但是金珉奎對那小小眼睛裝滿許多期待的權順榮,無情地吐出四個字:「你太吵了。」

因此,權順榮只好拖著疲憊的身軀還有一顆殘破不堪的心來找我。

「乖啦,珉奎不是本來就那樣嗎?」我摸了摸權順榮的頭髮「不要太放在心上。」

「可是…」權順榮伸出食指比向我:「他對你就不會這樣!!!」語氣可謂十分不平。


咦?有嗎?我怎麼沒發現?


 「權順榮,你以後上課安靜一點,不要打擾圓圓。」金珉奎抱著一堆書,砰的一聲放在全圓佑身後的桌上:「圓圓是我的。」

權順榮一臉被我抓到了吧的小賊臉:「你看吧,我就說金珉奎對你比較好!!!」

「權順榮,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?」金珉奎一邊用力的把書塞進抽屜,一邊語帶威脅地說。

「可是你明明嫌我吵,為甚麼要坐我附近啊!!!我來找圓圓,你幹嘛要跟過來!!!」權順榮實力委屈,你把我推開了,又出現在我的九宮格內,這到底是甚麼心態啊?

「我要跟圓圓聊天。」金珉奎一本正經。

好啊,學霸就是有本錢囂張,可以不聽課顧著聊天就好。

順榮心裡苦,但順榮不說。

 

等等,剛剛珉奎說了甚麼?我是他的?

天啊我的心臟受到了一萬點暴擊。

而且他又坐我後面了,又可以繼續聊天了。

開心開心~~~

 

權順榮看著同桌的嘴角揚起了微笑,往後轉看見了金珉奎令人不寒而慄的眼神。

啊,我怎麼就這麼作死呢。權順榮無力地趴在桌子上,思考著未來的人生。

 

Chapter9

 

「圓圓,我們等下一起去合作社,我忘記帶便當了。」金珉奎用手抓著我的肩膀不停地晃啊晃。

「啊啊,好啦,別晃了,頭暈。」我拍掉他的手。

 

果然還是不能以貌取人啊,想不到和金珉奎熟了之後,他會這麼黏人,一點都不高冷。

可是問了權順榮和李宇信他們,他們都說金珉奎對我不一樣,金珉奎對熟人的確會多說一點話,但是不會有肢體接觸。而且,絕對絕對不會說出上次那種「圓圓是我的」這樣的話。為此他們倆嫉妒得很:「憑甚麼你這麼快就擄獲我們高冷男神的心,這不公平!!!」

但總歸是對我好而不是討厭我,我感到很慶幸,也沒有去在意金珉奎的偏心。

 

「圓圓。」金珉奎突然喊了一聲。

嘴裡咬著飯的我,口齒不清的說:「幹…嘛…」

「沒事,就想喊喊你。」我翻了他一個白眼。

「圓圓。」他又喊了一聲。

因為知道他是鬧著玩的,我就繼續吃飯也沒多加理會。

「圓圓,你看我啦。」他伸出手捏了捏我手臂:「我跟你說一件事。」

我挑了挑眉,示意他快說。

「唉呦,好害羞喔,這是我第一次跟別人講耶。」金珉奎一臉嬌羞讓我很驚嚇。

「要就快講,不要就吃飯。」我夾了一塊肉,送到他嘴邊,他張嘴吃了那塊叉燒燒鴨肉。

靜默了一陣他突然開口:「其實…我有喜歡的人了…」

「嗯,誰?」聽到這消息我有點驚訝,畢竟在我眼中,他不像是個會對別人動情的人。

「楊舒言。我喜歡她十年了。」金珉奎此時的眼神十分柔軟,像水一樣隨時都有可能化開。

 

我不知道為何會有一種突然喘不過氣的窒息感。


應該是今天太悶了吧。嗯,一定是。



TBC



啊啊啊,各位就當我是在周末更的吧~~~

最近太忙了,真的很不好意思QQ

歡迎多留言給我喔~~


擺渡人

Chapter4


每次段考的結束就是換新鄰居的開始。啊,忘了說這次的第一名。

金珉奎。

令我更震驚的是,原來他不是我這屆的同學,理應來說是下一屆的學弟,但是因為成績優異,跳了一級。

真是看不出來啊,原來他跟文俊輝一樣都是這麼優秀的人,會玩又會讀書,長的又是天怒人怨的帥氣。可惡,世上怎麼能有這麼完美的存在呢。

不過我覺得他有個小缺點,就是不愛說話,偏偏他不說話的時候,表情就實力冷漠,他表情一冷漠,周圍的溫度就會瞬間降好幾度。

 

可是聽說妹子都愛這種冷都男,哼哼原來是套路嗎?

可惜我是男的,不會落入你的圈套的。

所以你多笑笑吧,虎牙多可愛啊!

 

這次我的同桌是李宇信,終於脫離了文俊輝真是謝天謝地。

不過新同桌看上去不怎麼和善,藏在眼鏡背後的雙眸,總是上下打量別人的目光,讓我感到不太舒服。

但聊起天來才發現他是一個童心未泯的小孩,而且他和我一樣都很喜歡貓,每次我們都會看著貓咪的影片笑得像傻子一樣,他也一直嚷嚷著說要把我家變成貓咪樂園,來彌補他不能養貓的遺憾。

李宇信是那種即使不給回應,他照樣能講得天花亂墜的同學,跟這種同學當同桌,正常來說應該不會感受到冷場才對……

沒錯,我就說嘛,能讓氣氛冷這麼快的大概也就只有他了。

金珉奎。

坐在我身後,無時無刻都散發著高冷氣息的大學霸。

 

Chapter5

 

金珉奎有點特別,還是應該說是奇怪?他笑起來是好看的,有可愛的小虎牙,可是卻時常繃著一張臉。除非別人找他說話,否則他是絕對不會主動去搭理別人的。可惜我對剛認識的同學也無法馬上就像權順榮一樣開啟話癆模式,所以即使是前後座,我們的對話並不多。

 

「欸圓佑!」李宇信突然神秘兮兮地往我靠近。

我伸手擋住他一直前進的臉龐:「有事說事,沒事上課。」

他扒下我的手:「你認不認識那個坐在文俊輝前面的漂亮妹子啊?」

我瞟了一眼文俊輝,難得不是在對鏡子發花癡,而是全神貫注地盯著前方,沒錯,不是黑板,是前方。

唉,真的假的?連文俊輝也要栽了?

我嘆了一口氣:「認識啊,跟我同個初中的。怎麼,對人家有意思?」

拜託,這女生真的是我見過最差勁的人了,李宇信你不要腦……

「沒錯!我覺得她好正!我想追她!」腹誹到一半的我只能幫他祈求上天保佑,希望這次許雅莉不要再像之前利用男生一樣利用他。

「李宇信!上課說甚麼話!沒看到人家全圓佑都不想理你了嗎!」化學老師用雄厚的嗓音指責李宇信的不是。

「老師對不起對不起!以後不會了!」李宇信起身向老師九十度鞠躬道歉,浮誇的舉動引來全班哄堂大笑。我卻只將眼神飄向文俊輝的位置。

拜託你,千萬不要對她動心啊!

 

Chapter6

 

「圓佑,你不覺得她很正嗎?」其實並沒有,如果你知道她那些為了交朋友使得手段,再漂亮你都會由心底產生一種深深的厭惡感。

「就那樣吧,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。」我仍在思考要不要向文俊輝說出實情,算了,靜觀其變吧。

「圓圓!圓圓!圓佑!」金珉奎小聲的叫喚把我從昨天放學和俊輝一起走路的畫面拉回現實。

 

讓我解釋一下這親密的圓圓的由來。此乃班上話最多的權順榮同學為了幫助我更融入班級所想出的暱稱。

 

我轉頭用疑惑的表情看他:「怎麼了嗎?」

「我快睡著了,陪我說說話吧。」語畢還打了個哈欠,眼角微泛著水光。

「咦?好吧。」這人平時不時挺高冷的嗎?雖然帶著疑惑,我依然將身子往後靠了靠。

他把頭枕在右臂膀上,指尖在我肩膀上敲打:「圓佑,你為甚麼不想結婚啊?」

咦?他怎麼記得?

「公民老師問的時候,就注意到了,很特別啊,怎麼會有人不想結婚。」他又打了一個哈欠。我意識到自己不小心把心中疑惑呢喃出來,有些難為情。

「嗯……就不想啊,討厭被束縛的感覺吧,但也就說說而已啦,如果遇到真的喜歡的人,可能也會想跟他共度一生也不一定,畢竟感情的事是很難控制的。」我拿起書本遮著嘴巴回答。

 「怎麼,你想過自己未來的另一半長怎麼樣嗎?」他微微笑出聲並沒有回答我。

如果這時候我回頭的話,就可以知道他充滿愛意的眼光究竟是看向誰了。

 

可惜我沒有。


TBC



說一下圓圓的設定好了。

就是個很會在內心小劇場,但其實很慢熟的人。


接下來可能要等到周末才能更了。

期末考平安度過會再回來的~~


感謝每個喜歡這篇文章的你

感謝每個回覆我的你

真是受寵若驚XDD

歡迎繼續留言跟我說你們的想法喔~~

擺渡人

我常常在想啊,要用甚麼紀念我這段還未萌芽就注定爛在心底的愛情。最後我想,寫成故事怎麼樣,在三十歲那年出版,不管你當時已經娶妻生子或仍舊孑然一身。

如果你也能看到這本書的話,我不過是想讓你知道,我全圓佑啊,是真真切切的愛著你,即便到了現在,也想和你在一起。

 

Chapter1

 

當初放棄了重點高中,選擇進入這間嚴格到出名的私校,究竟是對是錯?我嘆了一口氣。算了,這就是命吧,你從初中就開始訂下的目標、繪製好的藍圖,竟然是被自己的母親,撕得稀巴爛,飄在空中宛如祭奠的紙花,你要怎麼辦?哈,不能怎麼辦吧?就順著她的意啊,以後也都不要對自己的未來,有任何憧憬了。

 

Chapter2

 

從開學那一天起,我就知道我要開始一段水深火熱的地獄生活了。撇開教室是唯一一個不在一樓的一年級不說,帶班老師還是普通科裡最嚴格的溫老師。另外,全班的同學基本上都由本校的附設初中直升上來,只有六個是從外面的初中收進來的,不巧我就屬於那六個裡面的一份子。一開始還真覺得自己不是這一班的成員,但好在有文俊輝,其中的六分之一,先跟他熟上了,有人可以耍耍嘴皮,倒也不是那麼孤單。

後來我才發現,他完完全全就是個自戀狂,每天早上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圓佑啊,我今天又被自己帥醒了,唉壓力好大啊。」大你妹,我嘴角抽了抽,並未多做回應。他也習慣了我的冷漠,搭上我的肩,把我拽去合作社陪他買早餐。

但其實說真的,他長得確實不賴。瞧瞧那眼睛,看看那鼻子,嘖嘖,怪不得有不少學姊要倒貼。

 

沒過多久,一位很自來熟的同學,叫做權順榮,就開心地與我們勾肩搭背,好像我們是認識許久的老朋友一樣,不停地分享著學校的點點滴滴,帶著我們熟悉校園。再後來,男生嘛,你懂得,一起拍拍屁股,上上廁所,比比大小,也就這麼認識了。

但那時候我沒有想到,那個叫金珉奎的,會帶給我人生這麼大的衝擊,影響了我之後的人生。

 

Chapter3

 

我跟文俊輝仍然要好,因為個子高的關係,我們幾乎都坐在最後一排,是那種只要溫老師不在後面監課,基本上是十分自由舒爽的座位。別看文俊輝整天趁溫老師沒坐在後面監課時,就拿出鏡子猛照,他其實學習很好的,身為他同桌的我感到無比幸運,遇到不會的題目都可以請教他,除了語文弱了點,剩下的科目幾乎就跟他撩妹子一樣,可謂輕輕鬆鬆。


段考後的第四天,成績單出爐,還沒傳到文俊輝手上,就聽見權順榮風風火火的從遠處跑來:「哇靠,文俊輝,我沒想到你這麼猛欸,你初中不是學美術嗎?考個班排二是怎樣?太扯啦!」

文俊輝對著鏡子整理翹起來的頭髮,平淡的開口:「沒有啊,就那樣啊,剛好不確定的都猜對。」

真是不要太謙虛,不確定的是有多少?「少在那邊裝了啦。」我用手肘頂他。

「不然你幾?」他終於肯放下鏡子正視我。

我緩緩地比出了一。

「去死,比我高還敢說我,你這傢伙!」他用力地捶了我一下。

再比出一個一。

「白癡,我是十一啦!」我伸手蹂躪他剛整理好的瀏海,一點都沒在客氣。

「那也不差啊,欸你,幹嘛弄亂我的頭髮啦!」看著文俊輝崩潰的樣子,心情莫名的好起來,誰讓你得瑟。

「嗚嗚你們都欺負人啦!」權順榮在一旁委屈地大叫。

「不然你幾?」我和文俊輝異口同聲。

權順榮默默地比出五。

「第五還比我高啊,叫什麼?」我白眼他。

只見他另一隻手比出零。

「也還好啊,五十不就是我和圓佑名次加起來的四倍再減二,不差啊!」文俊輝你腦子是這樣用的嗎?我在心裡狠狠的鄙視了他一番。

我本不打算說出這個事實,但看文俊輝還在狀況外,只好出聲提醒。「俊輝啊,我們全班只有五十個人而已……」

「嗚嗚對啦,我就是最後一名啦!你們很壞欸幹嘛戳破啦嗚嗚……」權順榮裝哭,時不時用手抹去那不存在的淚。

我伸手拍拍他屁股:「好啦,我們又不會因為這樣瞧不起你。」

「可是溫Sir會留校排五十後的人周末來讀書啊!」他無奈的說。

因為我們身處資優班,通常班排幾就是校排幾,但權順榮這個五十也實在是岌岌可危。

「兄弟!」我和俊輝分別伸手搭住他的肩:「節哀!」然後頭也不回地前往合作社了。

「全圓佑!文俊輝!你們兩個死沒良心的!」

「我要吃手捲,幫我帶一個回來喔!」

「有沒有在聽啦!」聽著身後權順榮的鬼哭神號,我和文俊輝相視而笑。


TBC



嗯是個妥妥的新手,放出來試試水溫。

下一章珉奎就會粗乃惹~


啊啊真的好緊張~

不知道這樣的文筆還符合客倌們的口味嗎?

歡迎在下面留言告訴我喔~(懇切拜託!!!)